不要惹毛驴

不要惹毛驴

周日的一天下午,很是想吃点酱牛肉,便跑到超市去采购。没有找到我想要的酱牛肉,便买了个小袋的五香驴肉。回到家后,撕开包装,迫不及待的吃起来,很好吃。同时打开电视,正好看到播放了一部电影。没有看过,电影剧情大概是这样的。摘自网上:

     打开电视,偶然看到一部电影,立刻被吸引住了。

   我看到的时候,那个叫马杰的男主角正在高兴地唱着:“俺是个,公社的,饲呀么饲养员呀……”然后是牲口棚子,一头漂亮的驴子,黑六。

   女社员们排着队,扛着铁锨,唱着一首高亢激昂的《我们走在大路上》,马杰一扬鞭,随着“啪”地一响,黑六仰头“吭吭吭——”长嚎,打乱了唱歌的节奏。女队 长恼怒地骂马杰,马杰看到彩凤——朦胧的恋人——抿嘴一笑,才大喝一声,黑六乖乖地低下头。女社员们重整步伐,走远了。不知是恶作剧还是彩凤带来的快感, 马杰禁不住甩着膀子,一蹦一跳地又唱起来:“俺是个,公社的,饲呀么饲养员呀……”

   剧情继续发展。黑六这头公驴,不干活,还尽吃好的。马杰一手捏着大葱,一手抓着生地瓜,吃得津津有味,却发现老饲养员给这畜生喂鸡蛋拌黄豆,看着鸡蛋,看着生地瓜,马杰脸色越来越难看。

   于是马杰给黑六套上了车。女队长发现了,狠狠批评了马杰。说黑六有“工作”,任务很重,不能干这些粗话。什么工作?他妈的一头驴,享受着皇上的待遇,后宫粉黛三千,以淫乱为工作,而自己,竟然像是伺候这驴的太监!于是,暗地里使绊子,终于,来年春天,黑六不能“工作”了。

   不能“工作”的黑六只好去下地干活。可惜,黑六不是那块料,耕田不行,拉磨不行,脾气还不小,摔了老社员,踢了女队长。队委会一致决定,杀了它!让马杰杀,因为黑六是毁在马杰手里,还因为他是知青,不是农民。农民是不杀牲口的,农民杀牲口会遭报应。

   于是马杰来杀驴。农民不杀驴,但不妨碍他们吃驴肉。村民们拿着盆子排队分肉,被黑六摔伤的老社员理直气壮地加塞。

   杀驴的场景不幸被黑六的兄弟黑七看到了。于是——

   黑七咬断了支撑牲口棚的木桩,牲口棚塌下,一匹母马被砸死,马杰在倒塌的一瞬钻进井里才得以幸免;

   黑七将赶车的马六摇下驴车,碰翻了粪桶浇在马杰头上,以至于马杰看见绿色东西就翻胃,包括女队长到医院看望时穿的绿军便服、送来的饺子;

   出院的那一天,彩凤专门赶着黑七拉的驴车来接马杰,帮助他克服心理障碍。驴车行至小树林,两位恋人情不自禁在驴车上铺开被子,偷尝禁果。等睁开眼,黑七拉着驴车正停在村子的中央,驴车的周围,围满了看热闹的社员,黑七得意地“吭吭吭”叫着。

   彩凤被送出村子,不知去向。倍受创伤的马杰在牲口棚里磨刀霍霍,历数黑六的不仁,历数黑七的不义,正当他一步步走向黑七之时,女队长进来,发现了马杰的阴谋。

   马杰失去了饲养员的职位,干起了“愚公移山,改造中国”,上山打炮眼的活儿。黑七并没有放过他,又企图咬断他的保险绳。马杰大喊救命,闻讯赶来的人们打跑了黑七。
黑七铁了心要为黑六报仇,马杰铁了心要除掉心头之患。最后,在粮垛间,马杰要与黑七决一死战。不料,黑七踢翻一桶汽油浇在自己身上,冲向火堆,点燃自 己,追赶马杰。马杰拼命奔跑,总算死里逃生。粮垛全部烧毁,黑七成了一副黑色的骨架,立在场院中间,还保持着冲锋的姿态。马杰因致使牲口死亡,“严重破坏 生产资料”,被移送外地劳动改造。

   影片结尾,二十年后,马杰已成为西北畜牧研究所(现西北农林科技大学)的老师。一天,他和女儿准备吃饭,电视正播新闻,称科学家最新研究表明,一些动物的瞬间记忆远超人类,女儿缠着他要试一下电视里对猴子的测试……

   我没有看到影片的开头,也不知道这部电影的名字。不过印象非常深刻。影片的场景是一个小山村,美得像一幅水墨画。时间大约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荒唐的年 代。两头驴,简直就成了精!演马杰的演员不知道叫什么,有点像黄磊,但要年轻英俊,演技好生了得!鞭子耍得好,赶驴车、喂牲口真那么回事。唱饲养员的歌、 唱青松岭的插曲,怪像那个年代的气质。要说缺点,就是过于帅气。我不知道那个女队长是不是岳红演的,更好,朴实,泼辣,不像是演出来,好像她就是本人。

   电影真实而又荒诞,风趣而又深沉。美中不足,是有些虎头蛇尾。故事妙趣横生,如果结尾能够有所转折,比如二十年后突然遇见一头驴,又向马杰冲来,或者马杰成为一个研究毛驴的专家,终身投入毛驴的研究事业等等,都比现在这个结尾要好。

看完这个电影,看看手里的驴肉,满怀感激的吃完,也许以后得考虑吃素。毛驴也不是好惹的,生灵皆具有灵性。

作者简介:

本文固定连接:http://shuxia.me/2015/06/2964.html,转载须征得作者授权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¥ 打赏支持